首页 散文 正文

散文之乡村养狗记:平时没人把狗狗当回事,真找不着了急得满村转

新浪新闻
2021-07-29 读取中...

我儿时的乡下是极蕃昌的。那时刻农民还没有大规模的进城打工,逐日窝在田间劳作。苦累的生活并没有磨平乡亲们对生活的憧憬,村里的空气中弥漫着生意盎然的味道。有了闲不住的乡亲,就有了停不了的炊烟。尤其到了下午饭时间,家家户户和着麦秆、干粪的人烟气如云般覆盖在 村子 之上,那迷人的味道,绵延至今。

人的繁华一定有限,大多数工夫,大家伙如故在为生计奔波。村落里生活气息的保持,依赖的是万种生灵的加持。

不知是哪位祖宗传下来的正派,乡人们从不把猪羊牛狗鸡等动物叫做牲畜,而是赋予了它们更平等的名字“生灵”。可以是出于对固然万物的尊重,也可以是为了报答这些终将付出生命价钱为农民们换来劳作省力、财帛丰腴的家禽家畜的付出。

生灵里面,和人最亲昵的有三种:马、牛、狗,三者中又以狗为甚。当时 村子 里养马的人少,传闻是因为它干活不如牛、骡子和驴,且养起来斗劲操心。牛倒是多见,很多人家都会养头牛手脚耕田的主力,无奈它体型太大,就算是刚出生的小牛犊,也不克抱起来热心玩闹。唯有狗,体型小,亲昵人,家家必备,户户必须,是大人们看家护院的帮手,是小孩子们嬉戏的玩伴。

村里人 养狗 ,那是极度不讲究的。狗的品种皆为“四眼”,也便是 土狗 ,让我曾经深深疑惑满村的狗其实是一大家子。狗没有自身的食盆,也没有固定的食物,主人家吃啥它就吃啥。如此一来, 村子 里的狗均不挑食,馒头吃、面条吃、就连口感粗糙的莜面也吃,米饭?不存在的,乡亲们吃一顿尚且不易,狗就别想了。当然,主人家假如能吃顿米饭,一两块锅巴也亏欠不了 狗狗 。狗吃锅巴那叫一个香,咬得嘎嘣脆,嚼得满口糊糊的。

村子 里的狗大部分是散养,一旦谁家的 狗狗 被拴在家中,只有两样情况:一是家人出门,需要狗看家;一是狗咬过人,不再适合放养。第二种是村里人的广大说法,说是狗只要咬过一次人从此,就会酿成咬人的民风,我不敢尝试真假,只能听之信之。

土狗 是很聪灵的。它们会变成村落里的多样“狗势力”,若是以村中轴线划分,它们分为南北街两派,轻快不外线,其实过线也无妨,不外是彼此吠一会,很少斗殴,像极了乡亲们的是非。若是以脾性个性划分,村里的狗不妨分成好几群。这些“狗群体”,是会动真格的,经常不明白为了什么原因打作一团,可是,它们可以也明白一个村落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原理,不会下死口,属于尘土飞扬、狗吠连天,待到尘埃落定,谁也没事那种。

我家也养着狗, 祖父母 和在乡间生活的大伯家都有。个中 祖父母 家的狗是四伯从城里送归来回头的大丹,在一众 土狗 里显得威风凛凛,有意思的是,看上去很威风的狗, 祖父母 给起了个二狗的名字,让人很是无语。我问过 祖父母 ,为叫它二狗, 祖父母 的回复十分爽快:“正本相叫二愣子的,可你六大爷奶名就叫二愣子,不及重名啊。”出格声明: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,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。如有关于作品内容、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公布后的三十日内与新浪网关联。

文章版权及转载声明

本文作者:新浪新闻 网址:http://sjmtlxs.com/p/5c2x796d.html发布于 2021-07-29。